头奖彩票 m.cai310.cn|海口彩票七星彩早版
最新资讯
首页 > 新闻资讯 > 综?#29486;?#35759;

六个小细节解读《清明上河图》

www.gnlbz.tw2019-07-24来源:美术报作者:墨轩传媒

《清明上河图》人物繁复,端绪宛然,宏阔而细腻,深刻又鲜活,六法深湛,笔墨精熟,诚可谓人天之奇迹、不朽之名作。但由于年代久远,图中不少物象场景,已难知其意,以至影响到对图卷题名、主题等的把握与判断。兹参以相关文献及现实生活,尝?#36828;?#22270;中六种景象作一些辨析。

文中所论只为六种景象,仅为《清明上河图》九牛之一毛,但却关涉是图之全局,虽不敢自认鉴辨无误,但画者借写清明之节物繁华以颂盛世之恩波,于中已似了然可见,正如图后金元明各家所跋。然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,“秋景”之说从者日增,前人关于是图题名、主题之旧说顿皆成疑。笔者研读《清明上河图》之初,亦是乐见“秋景”之新锐,不期经年痴对,竟复归于古人之老旧,愿高明有以教之。

香椿芽上市

《清明上河图》中最气派的大店孙羊店门前,画有两组小贩正积极兜售篮中成捆束的赤色植物的场景:一组的顾客是一?#20061;?#21644;她抱孩子的保姆;一组的顾客是三个青年人与一小童。鼓楼外,平桥头,柳树下,一把落地大伞下,也有一个小贩用同款式的篮子在出售同样的东西,那小贩正手抓一束,俯身向一位中年胡子大叔积极游说。张安治先生认为是“卖花柳的担子?#20445;?#29579;开儒先生认为是在卖杏花枝,笔者则以为所卖是嫩香椿。理由如下: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两个卖香椿摊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第三处卖香椿摊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首先,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柳树枝条嫩绿,槐榆之类枝条尚作蟹爪鹿角之寒树状,正为初春之景,而当此初春之际,正是香椿芽上市的好时节,过此则叶老不中吃了。

其二,图中所绘篮中植物的捆装方式,是捆菜的方式,实在不适合娇嫩的杏花或柳枝,但对作为时鲜菜的香椿倒是正常的,至今清明前后,南北农贸市场里,上市的香椿依然被如此捆束。

其三,香椿嫩枝通体为赤色,形态与那些小贩篮中植物一致。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第一处竹子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  第二处竹子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其四,《清明上河图》时期的气温应与当代差不多。观此图中,有两处生长茂盛的竹子,开封现在也仍能生长竹子,观图中不少劳力者已着汗袿,则甚至可能比现在更温暖一些,所以,彼时香椿上市应大致同于现如今。可以说,在《清明上河图》的时代,即便有一些偶然的诸如倒春寒之类的事件,历史上的小冰期似乎尚未到来。

稠饧在售

《清明上河图》画有一种小贩在出售的“扇形体?#20445;?#23380;宪易先生认其为“西瓜?#20445;?#20104;嵩先生认其为“麻饼之类的块状切割物?#20445;?#29579;开儒先生认其为“枣锢”。

前辈所言乃指图中三处摊贩所售之物,其中两处在孙羊店店门前右手,一处在虹桥之上。三者情形如下: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两个卖稠饧摊位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孙羊店前右手第一处摊贩,是坐地摊。一把大伞下,一块长方形的大板架两个条凳搭成的一张低矮的桌子上,靠前放有一大一小两个黑色的圆板,圆板上散放着小碎块,靠后堆放着五六块白色的扇形体与较大的碎块;桌前是一个方?#25991;?#26742;,桶里插满了棍子似的东西,木桶?#35013;?#22235;角被砖头垫?#29275;?#26700;旁小靠椅上的小贩正扭脸对着大街,观看街上一队坐轿乘马带?#22836;?#30340;阔?#39029;?#28216;。

孙羊店前第二处摊贩,是担?#25945;?#20182;的桌子要比邻摊小得多,桌上只有一个大的黑圆板,圆板上放的物品则和邻摊一样,散放着小碎块,堆放着较大的扇形体与较大的碎块。这个小贩正在做生意,身体半俯,目光专注,右手持一小棍似的物件,左?#31181;?#19968;小块,顾客是一年轻的爸爸,也正右?#31181;改?#20010;小块,左?#21482;?#29301;着一年幼的小儿。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虹桥上的卖稠饧摊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虹桥上的摊位,也是坐地摊。一根长棍支起的?#22982;?#22823;棕盖下,小贩坐式与孙羊店门前的坐地小贩一样。一张低矮的桌子上放了两个?#33258;?#26495;,一个偏黑的同样大小的圆盘。两个?#33258;?#26495;上散放着少量的小碎块,黑圆盘上放着几个较大的碎块。圆板圆盘后,堆放着大约3块较大的白色的扇形体与一大块白色的长方体。桌子靠虹桥这一侧,还有一块?#21363;?#25104;布挡,以免桥栏边的行人碰着。

另外,笔者认为还有两个挑担小贩与这三个小贩同行:一个正走在孙羊店对面的大街上,也即“久住王员外家”、“李家输卖”的门前,所挑的担子与孙羊店门前那个担?#25945;?#30340;完全一样;一个正停在刘家上色沉檀香料店门前,正躲让两辆飞奔的四匹骡子拉的大?#25285;?#25152;挑的两个箩篓上似各铺有一个平盘,一个满堆着四大块扇形体,一个仅有一大块扇形体及一些碎块。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刘家香铺门前的卖稠饧摊 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李家输卖门前的担式卖稠饧摊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笔者认为,这五个小贩所卖是麦?#21051;恰?#40614;?#21051;牵?#21476;称饧、胶饴等,?#26174;?#32769;《东京梦华录》称“稠饧”。据笔者幼年的生活记忆,麦?#21051;?#30340;成品一般是一个圆圆的脸盆大的厚饼,小贩以扁铁随买随打,击打之下,或成扇形体,或成方体,或成不规则的碎块。观卷中小贩售卖情?#25569;?#22797;如此。麦?#21051;?#36824;可以加工成长长的条形的麻糖棍之类,所以,孙羊店前坐地摊的方木桶里满装的一大把长棍,可能也是一种长条形的麦?#21051;恰?/span>

以上,是从形态上指?#40092;?#31264;?#36857;?#29616;存宋人诗词中还有很多饧为春季,特别是寒?#22330;?#28165;明的标识的描写,正可与《清明上河图》多处卖饧的场景相印证。《清明上河图》五处画此稠饧在售,想来画者也是为了突出全卷时在清明?#20254;?/span>

“解”字招牌

《清明上河图》卷尾有一个小铺,挂着“解”字招牌。此“解”字招牌作何意,可谓自上世纪50年代末以来,《清明上河图》研究的一个热门话题。归纳起来,主要有徐邦达“官吏办公的地方”、张安治“代办运输的店栈”、朱家溍“解库或当铺”、河浚“卖解池盐?#38590;?#24215;”、孔庆赞“解夏或解会”、李合群“书铺”、余辉“算命”等七种说法。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卷尾的“解”字铺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笔者则以为此“解”字招牌与礼部省试密切相关,据之可断全卷所表现之?#20445;?#22823;致在省试之后、殿试之前,即农历二月三月之间,也就是寒?#22330;?#28165;明前后,可谓画者精心安排的时间?#21592;?#35782;。详见笔者《〈清明上河图〉“解”字招牌寓意补证》一文,兹不再分析论证。

递铺兵之久候

《清明上河图》鼓楼门前平桥桥头左首,有一处敞着大门的官所,门上有乳钉为饰,门上方偏?#19968;?#29992;线绳交叉固定着一张告示,官所院内有一匹马歇在地上,门外左右?#30452;?#26377;4、5个人在等候着什么,已有6人因久等而困睡,?#39042;?#21508;异,院墙上整齐地倚靠着6支长矛,4支缠着红绳,2支挂着红缨。门前树下还有一把折叠着的落地大伞。笔者赞同此是递铺。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递铺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根据相关?#25910;?#21490;研究,宋代有一套较为健全的递铺组织,递铺分为步递、马递、急递三种,且有一个与前代绝不相同的特点,即“以军卒代民役”。至于这些铺兵所属的军种,淮建利先生据宋李焘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、?#31471;?#21490;》等的相关记载, 已?#23567;?#23435;代铺兵属于厢军是毋庸置疑的”断言,笔者认为可从。

细观图中所画,院中?#26032;恚?#31561;候的9人打着裹腿,着装基本一致,身旁有作为武器的长矛,都与?#31508;本?#20107;化的邮驿制度相应,并且据其人数,可判定?#35828;?#38138;属于位处要路的急递铺。9位铺兵中有6人?#39042;?#22256;倦,久候无差遣,疲态自是难免。而若熟悉中国文化的语?#24120;?#20415;可意会?#20284;?#24577;不过是为了表现天下太平、无为而治而已。

盖自?#35859;?#26497;历百余年之休养,至徽宗时期,已臻甚盛,最称奢糜,哪怕徽宗再为不济,亦不失为垂拱而治之太平天子。画者取递铺兵之久候入画,正是着眼于天下太平之故。?#19978;?#21987;后?#35789;?#26497;而衰,令人不胜痛惋。

女子而远游

《清明上河图》鼓楼门前的送别场景,也是大家关注的重点。孔庆赞、徐吉军二先生都认为?#20174;?#20102;典型的?#30333;?#36947;?#22868;?#31040;场景,即行前祭祀行神(?#39134;瘢?#30340;情景,笔者完全赞同,但他们认为那个被送行的骑驴人是个?#23433;?#36423;重戴”的远游士人,则似有所偏离。骑驴人?#31508;?#25140;帷帽的女子,沈从文先生已有结论,不再赘言。图中可见,一行人中以那乘?#30475;?#24119;帽的青年女子为主人,正依依不舍回顾着两位送行的老者。女子所骑?#23458;?#24038;旁有牵驴一仆,?#20284;?#21518;,?#23380;?#26049;,亦有挑担一仆,担上?#30097; ?#39540;前则是一辆刚刚起动的串?#25285;?#19968;种独轮?#25285;?#19968;驴一人在前拉,一人在后?#30130;?#20154;驴皆吃力,显然载重很大。那么,画家画这个场景的目的是什么呢?笔者以为亦是作为太平之证。理由如下: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鼓楼前的送别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  第二辆有书法苫盖的串车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其一:女子而远游。据沈从文先生?#38590;?#31350;,自唐开元、天宝以后,帷帽制即已废除,但“及至长途远行,依旧施帷帽以防风尘,并避人窥视。”可见此女子是远行之装扮。

其二?#23439;?#37325;多。女子后有一仆挑担,担中?#31508;?#20182;们主仆随身取用的物品。那一驴两人推拉的串车中,装载的东西更是不少。

其三:女子此行是雇了职业的串车要去前方的码头坐船。这种款式的串?#25285;?#22312;靠近卷首的临河的第二条街上也有一辆,?#31508;?#27492;码头上专门为人拉货者,类似于今日的出租车。两串车似皆以柳编为车围栏,?#32454;?#24102;有书迹的苫盖。这种苫?#29301;?#31508;者推测它应是一种防水纸,大概是用某种门幅较大的楮皮纸刷桐油而成。这种有文字的苫?#29301;?#26082;能防水,也?#31508;?#19968;种招?#21487;?#24847;的标识或广告。

可见,?#38376;?#23376;正是要从前面的码头出发远?#23567;?#34429;然她带了两个仆从,但若非太平时代,确也是不可?#23567;?/span>

孙羊店的两个铺面

孙羊店为专卖酒的正店,根据图中细节,它还有香料及娱乐等方面的生意,已是学者们的共?#35835;耍?#20294;还有一些问题?#20889;?#35752;论。笔者以为,有拉弓人的铺面是孙羊店的批发卖酒铺子,是孙羊店作为正店的根本;最靠近鼓楼的那处铺面,则是孙羊店的布帛批发铺子。
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孙家店的酒铺与布帛铺 绢本设色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先论酒铺子。宋代施行榷酤法,据相关史载,朝廷在东京对酒曲实行专卖,也就是间接地专卖酒。则此孙羊店,既挂“正店”招牌,则?#31508;?#25152;谓的在京酒户,通过向官方“定年额斤数占买?#26412;?#26354;,就可以大量酿酒卖?#30130;?#21253;括向?#39057;?#25209;发酒了,图中其后院堆积如山的酒缸便是印证。而正是凭大量酿酒卖?#30130;?#23385;羊店才能?#36824;搖?#27491;店”的招牌。

?#20284;?#38754;与孙羊店间,隔一低墙,墙上是不高的透空的木栅栏,两处互见,显然只是一种隔断。铺面临门紧挨放着2排8个大?#31455;?#37202;桶,环绕着8个木酒桶,有4个男子,中心位置是一个?#21271;?#36807;去朝孙羊店方向拉弓弹射的人。

?#20284;?#23376;外面,则有三组人马,其中一组为二驴拉的串车旁,三人正检查捆扎串车上的几个大皮箱似的货物。笔者以为,其人当为远道贩酒的客商。他们的大皮箱应是才被酒铺伙计们装满了?#30130;?#37202;铺里的伙?#30130;?#24212;是才干完卖酒的力气活,拉弓者则正在把所收的票款用弓?#19994;?#23556;到正店的收银台去。

现在再说布帛铺。如前所引,张安治先生所言的“卖布的铺子?#20445;笔?#25351;铺子左角的那个很小的铺面。他所言“代写书信的先生也占用了一间铺面?#20445;?#21017;是目前主流认知的办税务。笔者则以为整一个是布帛批发铺。

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(局部) 孙羊店布帛铺的大称 绢本设色  ?#26412;?#25925;宫博物院藏

?#20284;?#38754;与那卖酒的铺?#21448;?#38388;同样也只是一个隔断。铺子左角的那个小铺面,里面成卷的布帛密密堆放,是它的仓储,抱布回望的老者,?#31508;?#25265;着布样,在等候?#24895;饋?#38138;内书法屏风前,有两人一坐一立,显然是在对账。立者身旁是一个大?#23616;?#26550;,支架上挂着大?#21360;?#22823;秤架后的墙上挂着幕?#36857;?#29366;态与抱布老者后面卷起的幕布很像,?#31508;?#21478;一个仓储。铺子门前,靠近抱布老者一侧,有四人环立于捆扎好的一堆布匹包裹旁边,两两成一组。铺子门前靠近孙羊店正门一侧,一人正连架?#26377;断?#19968;头驴子所驮的方形布帛包裹,柳树干上还靠着他已经连架?#26377;断?#30340;另一头驴子所驮的方形布帛包裹,一个老者?#31859;?#32440;卷正跟在他旁边等着为他登?#29301;?#30475;来也是一单收货的生意。

如此,则两个铺面,一个批发?#30130;?#19968;个批发布帛,都是事关食货之大者,复加其正店的华丽阔绰排场,孙羊店的财源广进真是活灵活现,而画者歌颂国富民丰的深?#23478;?#26157;然若?#24050;伞?/span>

【收藏此?#22330;?/a> 【关闭】

共有 0 个关于本文章的评论信息网友评论查看更多评论

. 尊重他人,尊重?#32422;?请网民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
内容
 
昵称: 验证码: 78    
丹青海藏网版权声明:尊重知识、尊重原创者,凡是通过丹青海藏拷贝复制图片文字资料,均须注明"来源丹青海藏网",违者必究。 丹青海藏刊登其他合作媒体信息,出于传递更多信息,方便网民朋友获取更多艺术资讯,资讯内容及版权属于作者本人,如在传递过程中无意侵犯了您的版权,敬请谅解,请及时联系我?#29301;?#25105;们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处理。

本周名家推荐

         胡石生于山东临沭,1980年毕业于山东省轻工美术学校。1989年从于中国画研究院第三届中国画研修班。1990年、参?#21448;?#22269;画研究院主办的“中国花鸟画主题展?#20445;?#20013;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“中国新文人画展”。19
头奖彩票 m.cai310.cn 葵儿唇釉代理赚钱吗 必富备用网址 疯狂玩德州棋牌 双色球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暴利赚钱项目教程 瑞彩网怎么样 f1赛车比赛视频完整版 广东时时20选8开奖结果查询 内蒙快三走势图 天津时时彩